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激战票房看看文人的幽默-吴川电视台

admin 全部文章 2018-05-16 53
看看文人的幽默-吴川电视台

骂人作为常见的情绪发泄方式,也很少能找到不骂人的人。但要让自己不沦为下乘,如市井泼妇一般,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撒世贵。
今天,我们就一起看些骂联,看看怎样骂的慷慨激昂,骂的文采斐然,骂的让人拍案叫绝!

李白戏对胡乡绅
唐朝著名诗人李白从小就聪明伶俐,14岁时鲼怎么读,已在家乡小有名气。有一年春天,有个姓胡的乡绅过50岁大寿,宴请全城富户名流,也请了李白。
胡乡绅略通文墨,见李白年纪轻轻缇可夏季篇,却不拘礼法,便想当众出他的丑,让他收敛一点。他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让众人看,画上有一个老神仙,怀抱一只大酒坛,睡在石岩上暴劫柔情,不知是喝醉了还是睡着了icgoo,坛口朝下,酒正往外流。
胡乡绅对李白说:“听说贤侄才华横溢,老夫这里有一上联,却苦于没有下联,今特请对下联。”
说着便摇头晃脑地念道:
酉加卒是个醉,目加垂是个睡,老神仙怀抱酒坛枕上偎,不知是醉还是睡
李白略加思索,指着胡乡绅肥胖的身体对道:
月加半是个胖,月加长是个胀,胡乡绅挺起大肚当中站,不知是胖还是胀
众人不禁捧腹大笑洪荒之狮祖,胡乡绅显得非常尴尬。
酒后,胡乡绅陪众人到花园散步,见荷花池中几只鹅在戏水,便指着小鹅对李白又出一联:
白鹅黄尚未脱尽,竟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池里恰好有一只乌龟伸出头来,东张西望,李白眉头一皱,脱口对道:
乌龟壳早已磨光,可算是老奸巨猾
胡乡绅知道自己的确不是李白的对手东港宋老六,也就不再为难李白了。

曹雪芹制联骂财主
香山四王府村只有两眼水井,一眼在街中心,一眼在财主张伯元家后花园。张伯元依仗权势苦荣,硬是把街中心的井给填了,人们要吃水只好到他家里去挑。他在井旁放了一个瓦罐,谁要挑水就得投进一个铜钱。
张伯元还写了一条上联:“丙丁壬癸何为水火”,并扬言,只要有人对出下联,他就不再收水钱。
清代著名文学家曹雪芹得知后,叫人拿来纸笔,挥笔写道:“甲乙庚辛什么东西”。
上联丙丁为火,壬癸为水;下联甲乙属东激战票房,庚辛在西药手回春,不仅对得工整精妙,还骂了张伯元。
财主张伯元读此下联虽然非常气愤,却不得不兑现承诺。从此,陈康堤四王府村的人吃水再也不用花钱了。

魏源应对骂文痞
清代文学家魏源,11岁那年当众揭穿了一个文痞抄袭他人诗作。那文痞恼羞成怒,指着灯笼里的蜡烛,用顶针法出一上联,威胁魏源说:
“油蘸蜡烛,烛内一心,心中有火;”
魏源毫不示弱地答道:
“纸糊灯笼跳楼英雄,笼边多眼,眼里无珠。”
那文痞挨了骂,用拆字法又气冲冲地出一上联:
“少小欺大乃谓尖;”
魏源立即回敬道:
“愚犬称王即是狂。”
那文痞见斗不过魏源,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小翰林妙对乌巡抚
在清朝,有一翰林太史,年纪很轻,但清朝翰林官场,翰林学者都被叫做“老先生”。
有次,这翰林出差浙江,浙江巡抚姓乌,性子幽默,好讽刺嘲笑别人,见到这翰林年纪比自己小,装作无意间念出上联:
鼠无大小皆称老
翰林听罢,知道是在说自己年纪甚轻还要叫“老先生”,便开口接道:
龟有雌雄总姓乌
那巡抚瞠目结舌,讨了个好大没趣,竟也是无言以对。
这对子表里在说老鼠和乌龟,可都是借物说人,妙趣横生。

章太炎讥讽康有为
这二人本来都是大文人,只因政见不同,分歧太大,甚至到了开口谩骂的地步,但是毕竟还是文人,我们的章老太公就写了一副对子讥讽康有为,是联: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
话说文人一般都是聪明的,喜欢拿名字开涮,这章太炎骂得十分隐晦,非读书人不懂:
上联语出《礼记·中庸》——“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从中隐去了“妖孽”二字;
下联语出《论语·宪问》——“老而不死是为贼。”从中隐去了“贼”字。
又联末和为“有为”言外之意就是骂康有为是妖孽是贼。
这联格律平仄严谨,语出惊人,意味有趣,也骂的够狠,实是骂人联中的奇葩。

赵尔巽妙改骂言
清末曾当过东北三省总督,主编《清史稿》的赵尔巽御下甚严,有人以他的名字为引子,写了副对联,曰:
“尔小生,生来刻薄;巽下断,断绝子孙”。
赵尔巽见了,倒没怎么生气,反觉腹内技痒,思索片刻刘子蔚,改了几个字,于是一副“骂联”瞬间成了表扬稿,他是这么改的:
“尔小生,生来秉性;巽下断,断不容情”。
改完大笑,觉得很得意。

梁鼎芬对骂尹亚天
张之洞的铁杆幕僚梁鼎芬也曾因得罪同僚被人涮了一把。
人家是这样涮的——
上联:“一目当空王新博,开口便成两片”;
下联:“念头中断,此身应受八刀”,
横批:“梁上君子”。
把“梁鼎芬”三个字有机地结合进联内,但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骂得确有些恶毒韩传忠。
梁鼎芬也不示弱,他侦知是尹亚天在从中捣鬼,于是以牙还牙,挥笔写道:
“有心终是恶;无口岂能吞”,
横批:“伊内偷人”,
不但揶揄了尹亚天,顺便连他的老婆都骂了。

再来两例:
爱民如子,金子银子皆吾子也
执法如山,钱山靠山岂为山乎
古代某一官员在其官府门前贴了幅对联,上联是"爱民如子",下联是"执法如山"小则又沐风。当天夜里,就有人在原联的底下各加了几个字。
宰相合肥天下瘦
司农常熟世间荒
李鸿章、翁同龢互相攻击对方陈美贞,贪赃枉法、中饱私囊。李是合肥人,翁是常熟人。

看完这些,你觉得给某些人的骂人技术有几分呢?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