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火影629河流(组诗)-宾川文学

admin 全部文章 2018-09-05 19
河流(组诗)-宾川文学亚当舒尔曼


河流(之一)
大山之眼,森林如同睫毛
绿到深绿,浓到伤怀,付瑞亭静到空心
不经意,阴冷把山涧打湿
毛细血管一样的水意
汇成晶莹剔透的一滴
自重到不能自持
在河之源,坠落成为命运
蜂之舞以及蝶之恋
少女的面庞犹如鸡冠花
溪水,本初的柔软与清澈
尘埃远离,烟霭过滤
明净,天一般的明,禅一般的净
我看见溪水边有鹿跪地
猎人架起火堆,陶罐高悬
猎人把脚伸进水里,水于是浑了
溪水穿过岩石金志文多高,便把岩石切割成沟壑
穿过平地,火影629便成了卵石堆垒的河滩
便有了鱼蚌虾蟹前来取舍
便有了月色朦胧里的守瓜人
河流,成为大江的一个源头

花事
河流的春天,杨柳放飞着飞絮
少女挽着古代的发髻到达
拍橇在石板上打出一片捣衣声
在静静的水面
少女的容颜吹弹可破
樵夫停下来喝水
就失足跌进了河里
少女浅浅地一笑,然后起身
河水冲走了一方五彩的娟衣
在那个远去的春天
静夜的鼾声从此消失
樵夫忘记了砍樵
每天在明朝的河边守候
五彩的娟衣在手中绞出了汗
雨水婉约了碧玉妆成的柳枝
少女的身影再没有出现
只有隐隐的唢呐
在村庄的深处回旋
岸上的粉团花开过了三回
一株柳树的心于是空了

溃堤
三哥把三嫂娶进家门的时候
一只上了年纪的狗咬个不停
三嫂骂道:骚不死的
在河边的小村
三嫂的屁股扭来扭去
骚情的狗儿也追来追去
油菜花开得黄黄的
一些男人的眼睛红了
三嫂给三哥家生了两个娃
一个比三哥黑一点
一个比三哥白一点
三哥坐在门墩上生闷气
三嫂扭着屁股回来的时候
三哥摔了烟锅杆
决绝地关上了门
一场雨在苔蚀的廊檐下拉出水线
每一滴都杵在往年的臼里
河滩上的沉雷打断了树木
在河边的小树林
三嫂在窝棚里瑟瑟发抖
一道闪电之后罗那尔多,大水汤汤
三嫂被卷进了洪水
不远处的三哥也被卷进了洪水
那只老狗一直在汪汪地叫着
在一本线装的书里
书已经发黄

河流(之二)
我看见河流的时候,少女已顺流而下
在河边的一个小村里落脚
臂弯里搂着熟睡的儿郎
汗水汇入了河流,河流拥她入怀
当她直起身来,白发就遮蔽了红颜
吱吱的水磨磨平了女人的向往
一群一群的男人
一群一群的女人
河水漫过了他们的一生
但是,一茬又一茬的孩童
已经把河边的小树林
当作了嬉戏的乐土
蝉声里八极灵数,小鸟衔走了泛黄的头帕
柳荫下,水声似窃窃的私语
某朝某代的某月某日
砍树人伐倒了山巅的树木
雨一直下,破溃猝不及防
河水变成了血液一般的山洪
河岸上遗下了一丘丘坟茔
一辈人走完了旅程
一顶草帽,最终到达了大海

族谱
从南京应天府的一个村庄出发
男子把一条柳枝珍藏进行囊
催征的号角破空而来
震颤了大坝柳树湾的门楣
百万军民拓土开疆商超快车道,汇聚边地
成为蛮荒云南新的住民
远方比遥远更远
远到关山此去无归途
远到金戈铁马,箫声呜咽
男子穿着锈色的铁衣
乡愁长在一棵树上
那是一株风中的垂柳
与家乡的柳树一般苍翠
细细的叶子做成叶笛一吹
家乡的景致便温暖了寒夜的梦
男子每天到河边吹叶子
美妙的乐音吸引了思春的女子
男子就成为了某个姓氏的先祖
在男子的身后,一条繁衍之河
在族谱的纸片上奔流

谜底
我的家乡曾经有一条河流
有时粗犷奔放孙道存,有时娇弱阴柔
河在我的小村旁流过
然后絮语着流向远方
先辈们说郝升山,就是那一次溃堤
有一段枯槁的柳树从小村出发
最终漂到了旧时的南京
河流是家乡人生命的脐带
是祖辈身上遍布的血管
男人前来汲水,女人前来浣纱
渔人们下到河里摸鱼
学究们枕着河流吟咏
遗落的瓷片与书札
连接着军屯戍边的历史
但是迷糊软网社,曾经的河流已经干涸
流淌的甬道已被截断
我们点燃的纸船与怀想
怎样顺流而下七音碑?
一首诗会不会成为挽歌
去凭吊心灵深处的河流?


欢迎投稿阳光体育之歌。邮箱:99037008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