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火影忍者最新剧场版新婚之夜,老公竟然把他弟弟送进来让我怀孕?!-娱小闲

admin 全部文章 2018-11-21 51
新婚之夜,老公竟然把他弟弟送进来让我怀孕?!-娱小闲


每个人都有执念,叶星空的执念就是齐泽云。
可这份执念,让她失去了一切。
躺在冰凉的地上,叶星空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对男女,她的丈夫以及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徐梦冉。
抱起徐梦冉,齐泽云用杀人般的眼光狠狠的看向叶星空:“叶星空,你怎么可以怎么歹毒!你等着,要是梦冉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是,明明是徐梦冉推的她!
肚子钻心的疼痛着,身下有温热的液体流出,逐渐汇聚汇想卡盟。
叶星空就那样看着齐泽云抱着徐梦冉离开,心疼的无与伦比,眼角一滴滴的流出泪水,她知道,她的孩子没了。
她期盼了那么久,为止不稀与母亲决裂也要生下来的孩子没了。
意识渐渐模糊,昏迷前,望着头上的天花板,她暗暗祈祷,如果,可以不醒过来该多好啊。
事与愿违,叶星空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手术室。
明亮的灯光刺激着她的眼睛生疼的厉害,她苦笑,这双眼睛,怕是也坚持不久了吧。
耳边传来器械相碰发出的清脆声音,叶星空脑子逐渐清醒宋梓侨,尽管知道不可能,可她还是保留着一丝幻想,或许她的孩子还在?
有些困难的抬手摸了摸肚子,她想要感受下孩子的气息,可一只手抓住了她玉娆扮演者,“别动!”
“孩子还在吗?”
不忍的别过头,年轻的医生缓缓道:“叶小姐,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们现在正在给你做清宫手术,你忍着点,很快就好。”
“手术刀。”
“镊子。”
“把孩子取出来。”
“来,把孩子抱出去。”
她的孩子,叶星空挣扎着想伸出手,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动都动不了诱奴娇,木然的躺在手术台上,她回望着自己这可笑的一生。
她是天子娇女,他是豪门世子。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梁伟伟。
多么让人羡慕的爱情啊,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
她爱的人,她用尽心血去爱的人,根本就是个骗子。
他接近她,她娶她,原来都是因为徐梦冉,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
他爱的人一直都是徐梦冉。
从始至终,她不过就是一个棋子,一个挡箭牌。
做齐泽云控制叶家的棋子。
做徐梦冉这个私生女的挡箭牌。
“可以了,手术完成,把叶小姐推出去吧。”
放下手中的器具,医生怜悯的看着这位叶小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个星期,她的母亲才刚刚去世,没想到,这才刚过了五天,她的孩子也没了。
一个月内连续失去两位至亲,可怜啊!
哐当!
手术室的大门轰然一响,叶星空可以听到齐泽云焦急而愤怒的声音。
“梦冉发病了,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快把她给我拉过去!”
“可是叶小姐”才刚做完清宫手术。
“我让你们立刻过去。”
“去哪里?”
不安涌上心头,叶星空一双大眼看着医生,希望他能给出个答复,可医生却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示意护士将她推了出去。
犹如案板上的鱼,叶星空被一堆陌生的人给围着推到了一个手术室内,人声渐渐散去,病房渐渐安静。
心头上的那抹不安越来越大,直到那抹甜腻的声音传来。

“姐姐。”
还是那般亲柔而又甜腻的声音,可听在叶星空耳里却不亚于毒蛇的毒液。
她挣扎着想做起,却发现麻药的药力还没过,她动不了。
“啧啧啧!这还是叶家最骄傲的公主吗?”徐梦冉没有了在齐泽云面前的娇柔病容,轻松的从病床上坐起,来到叶星空面前,笑得轻蔑。
“你还要什么!被你视若眼中钉的孩子已经没了!”
提到那个和她有缘无份的孩子,叶星空看着徐梦冉,眼里满是狠意。
“瞧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还没有到一无所有的地步呢?”徐梦冉盯着叶星空笑得邪恶,“你看看你,你不还有这一幅健全而又有活力的的身子吗?”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咯咯的笑了几声,徐梦冉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姐姐你也知道,我从小就长在外面,这风餐露宿,饥一顿饱一顿的,这身体可不能和你这豪门大宅里出来的相比。”
“你要和我做心脏移植手术?”想到徐梦冉的身体状况,叶星空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她完全不敢相信徐梦冉会把主意打在她身上!
“对啊,我就是要你的心。”徐梦冉哈哈大笑起来,“我们不亏是亲姐妹啊,我找了那么多年的供体心脏,就你和我匹配。”
“徐梦冉,你疯了吗?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把自己的心脏给你?”
“凭什么?凭齐泽云爱我啊!你看他,为了我。连你们的亲生骨肉都不要,你以为他还会在乎你?”
被徐梦冉恨恨的戳中心事,叶星空看着她,咬牙切齿,“我不会给你的,罗宏明徐梦冉,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就算死,也不会把供体心脏给你的。”
“这可由不得你了,你以为你现在还可以动的了吗?老实告诉你,离手术还有5个小时,你现在就给我在这乖乖等着吧。”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又走了回来在叶星空耳边低低道“你不是说我是杀人凶手吗?不怕告诉你,你妈妈死前见的人,是我。”
瞳孔因为惊怒而放大,叶星空不敢置信的看向她“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阿路和如。”
扔下这句话,徐梦冉大笑的走了出去,独留下叶星空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
叶星空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原来,母亲竟然是因为她而死!
她恨!
她恨啊!
恨自己遇人不淑,识人不明,择友不慎!
刚才被草草缝合的伤口裂开,鲜血汹涌而出。
可叶星空却毫无反应。
很快的,她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浑身无力,动了动手指,叶星空发现麻醉的效果渐渐退却,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把输液拔掉,她宁愿死也不要把这身血,这副心脏留给徐梦冉用!
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叶星空知道,没有了那吊命用的点滴,她活不了多久了。
这时候就算来了神仙也不可能把她救活。
“呵呵”
叶星空望着身子下雪白的床单渐渐血红,忽然笑出身来,她双眸似血,但那脸色却又苍白的可怕,看上去就似地狱中的厉鬼一般。
胸口的血仿佛没有止境似的渐渐流到她的全身,湿漉漉的浸湿她的衣服。
她血红着眼睛发誓。
“齐泽云!徐梦冉!若有来世,我一定要让你们尝尝家破人亡,骨肉分离的滋味!

叶星空盯着镜子中的那张脸有些发愣,这张脸像她,却又不像她。
前世她作为叶星空时,那容貌,在整个安阳市都称的数一数二,就连有好事者给安阳的各个千金小姐排了个豪门千金美人榜时,她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可前世的那张脸和眼前的这张脸一比,那都不算什么。
在看到这张脸的那一刻,叶星空只觉得以前在古文中看到的成语都有了具象式的表达。
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口如含丹。
那一嗔一怒间,都有着专属于其的风采。
瞪着眼微张着唇,显露出的是一丝不谙世事的天真,
沉下脸微眯双眼,却又是妩媚迷人,千娇百媚的风姿。
尤物!
当之无愧的尤物!
拍了拍脸,她想要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毕竟上一秒,她还是个怨气缠身的恶灵。
三年,整整三年的时间,她都以灵体的身份看着齐泽云那个小人是如何收购叶氏,让林氏成为安阳市最大的民营企业,以及看着徐梦冉那贱人是如何踩着别人完成了她的梦想,成为一名享誉国内外的影后。
事业有成,伉俪情深,家庭和满。
这是媒体对这两人的评价。
可这背后的人呢?
那些无辜惨死在他们两人手下的人呢d2001?又有谁知道呢。
无尽的怒气怨气,恨意杀意在徐美冉伸手接过那个象征着演员最高荣誉的奖牌时喷涌而出。
叶星空只觉得眼前一黑,等她再次醒来时,她就已经在这个身体里了。
环顾下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个狭小却并不脏乱的房间,一张床几乎占了空间的四分之二,可即便如此,那些剩余的空间也被原主人巧手给分了几个区域,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休闲区的那一排排书架。
伸手摸过书桌上的《演员自我修养》,叶星空挑眉,原来原主也是个演员?
这倒是和前世的她一样呢。
脑子一阵阵的抽痛,杂乱繁多的记忆充斥着大脑,让人疼得能叫人叫出声来,可是,这对叶星空来说,不过是个小事,最疼的痛她都遭受过了,她又怎么会怕这种痛呢?
轻咬着唇,她走到床边拿起床上的手机,查看这具身体的信息。
2018年4月5日17点21分。
看着这时间,叶星空有些恍然。
原来,她重生回三年前了,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前世的她死后三个月。
握紧了手机,叶星空冷笑,看来,这是老天爷给她的补偿啊!
曾经伤她算计她之人,她定要让他们也尝尝受尽白眼,世态炎凉的冷漠!
那骗她害她之人,她定要毁他所有,断他羽翼,将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狠狠地踩在脚底,让他也感受她曾经经历的撕心裂肺的痛!
这一世,她定要为自己而活!她要活得轰轰烈烈,活得精彩纷呈!
翻阅着微信,叶星空发现有一则未读信息。
经纪人于震:明天晚上的微博年度娱乐盛典别忘了,给你借了礼服,到时候自己直接到公司来。
微博年度娱乐盛典?
叶星空揉了揉额角,感觉脑海里的记忆似乎清晰了些,好像能依稀记得这具身体的名字叫白清浅,今年二十岁,是中戏的大三学生。
果然不愧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就连名字都如此脱俗优雅。
她翻了翻自己的手机联系人,在看到妹妹这个备注的时候头猛地一痛,让她忍不住俯下身来。
似乎只有片刻,又像是过了许久,脑海里的记忆一点点归位三贤公棚。
她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苦笑一生,有得必有失,上天果然不会对自己太好。

作为校风严谨的中戏学子,按理来说,白清浅原本是不能住在外头。
可现如今她之所以住在这个狭小拥挤的合租房内,就是因为这里离医院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可以让她在医院、学校以及剧组之间有个休息之地。
白清浅从小就是单亲家庭,母亲含辛茹苦的将她供到大学,就在她以中戏第一的名次进入中戏,满怀憧憬者未来的美好生活时,母亲病重生亡。
唯一的妹妹也因为肾衰竭,在透析中等待着合适的肾脏移植。
为了巨额的治疗费用,她不得不每天往返于各个剧组间进行面试。
好在她容貌出众,演技过关,再加上老师们的帮助下也算是签了个好公司,接了些电视剧,虽说不能发家致富,可妹妹每日的透析费总算是挣了出来。
可成也萧何败萧何,白清浅签对了公司,却没签对经纪人。
星耀作为国内最大的影视公司之一,旗下签约明星数不胜数。
僧多粥少,顶级资源自然由大腕掌握,像白清浅这样的低层小透明,不仅分配的资源少,配备的经纪人也不怎么样,总是让她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在白清浅拒绝了好几次这种要求后,经纪人的威胁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压力与痛苦,接受与抗拒。
在又一次试镜被拒绝后,她再也承受不住来自于家庭和事业上的压力,在睡梦中心悸而亡。
才二十岁啊,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啊。
叶星空有些感慨,对于潜规则这种事,她前世从未遇到过。
豪门千金,做一个演员只是她的兴趣爱好。
她从没想到她挥手不要的剧本,广告会是白清浅这些人求都求不到的资源。
那么,白清浅,这一世,你想完成的,我替你去做!
她知道,依她现在的实力,要想向齐泽云和徐梦冉复仇那根本是在白日做梦。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增强实力,一步一步向上爬。
叶星空看着镜中那张风华绝代的一张脸,眼神无比坚定。
觥筹交错尽虚佞,推杯换盏无真衷
作为一年一度的微博年度娱乐盛典,晚会现场那是一个热闹非凡。
名流大腕与商业大亨谈笑风生,人气小花与实力名嘴言笑晏晏。
慢慢的看了一圈,没发现齐泽云与徐梦冉,白清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可细细一笑,她不由冷笑,如此热闹的场面,徐梦冉现在要不是要在病床上,她会不来?
话说,那齐泽云也真是手眼通天,前世她拼了那条命也没把那颗供体心脏给徐梦冉,可他却转身不知又从哪里搞来了一颗移植心脏,救了那徐梦冉的命。
眼下,那齐泽云正陪着徐梦冉养病呢。
翻找着作为怨灵的那三年记录,她记得,徐梦冉的这颗移植心脏让她吃了不少苦,她是在家休养了一年才出来接戏的
想到这,白清浅眼睛一眯,那在这一年内,她可得好好努力啊。
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白清浅回想着于震让她这个娱乐圈小透明参加盛典的原因。

微博年度娱乐盛典,虽说在娱乐圈内不是什么特别高大上的宴会,可也绝对不是白清浅现在这个地位能来的。
她今天之所以在这儿,是因为有个投资人看上了她。
不同于以往那些可以随便打发的小角色,这次的人大方的很。
是个你把他伺候好,他就随随便便让你带资进组的人。
知道这事的于震乐的不行,费尽心思的把她弄进宴会,再屁颠屁颠把她收拾了一番,瞒着她安排好了一切,把她带到了这儿。
他以为她是不知情的,是的,原先的白清浅不知道,可现在的白清浅知道。
她几乎可以推测出她两个选择后的后果。
或是看在妹妹巨额的治疗费以及于震的压迫下勉强接受,出卖身体,承欢他人膝下。
等那金主玩腻后,被无情地抛弃。然后,被老鸨似的于震重新压迫,爬上另一个金主的床,自此,一步错步步错,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或是坚决不从,惹恼了投资商,惹恼了经纪人,从此受制于经纪人,被冷藏被封杀。
似乎,两个选择都不怎么样呢无毛猿!
白清浅轻轻勾了勾嘴角。
虽说前世因为家庭原因,她没有设身接触到娱乐圈下那肮脏的情况,可这不代表她不懂。
以她目前的情况,要想筹集到妹妹的医疗费,要想在一年内崭露头角,就凭她这样一个要身份没身份,要后台没后台的新人,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她不想再走弯路了,到了现在这一步,如果她将来注定要为了妹妹的病情妥协,那不如一开始就选择最适合的人当靠山。
不求真情,不求长久,只要能让她用最快的速度红起来就好。
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受制于于震,她才能做自己的事。
不过,这人选吗?
白清浅轻轻晃着酒杯里的红酒,神态微醺,眼神迷离,白玉般的脸颊上泛着好看的红晕,那一副任君采择的姿态,引得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她还得想想。
就算是逢场作戏,她也是看颜值的好不,她可不想与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投资商卿卿我我木藤亚也。
“清浅,这酒不错,要不要在喝点?”于震看她脸越来越红,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副酩酊烂醉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醉了好啊,醉了等下就更好摆弄了。
“不了,我感觉我头有点疼?”白清浅揉了揉头,水眸半眯,红唇未睁看的于震心里都起了一把火,妈的,要不是那个投资商喜欢处子,火影忍者最新剧场版他早就把她给办了。
“那好吧?那你回房休息吧?我看这里也快结束了。”
看见于震眼里一闪而过的色光,白清浅微微垂下头,掩住眼里的那抹厌恶。
等抬头时,她已近完美的掩饰好了自己的心情。浅浅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知道了,于哥。”
不动声色地收下于震递给他的那张房卡,白清浅的目光在看见不远处那个众星捧月的人身上时,暂停了下。
嘴角微挑,她笑的欢乐,看来,她有了抱大腿的人选。长按识别 二维码
继续阅读 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