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火星一号官网我想继续写故事-失落在记忆里的人

admin 全部文章 2018-07-17 28
我想继续写故事-失落在记忆里的人
龙一仪作者 | 小 乐 来源|生 活
简单直接,不需太过华丽,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里有很多故事。是我的,是我朋友的,也是你的。我们的生活都不同,却还是会因为同样的东西感动。

HELLO FEBRUARY
2018.02.17二月
Fed 17TH
新年快乐
前两天,和朋友聚餐。老朋友带了个新朋友来。自然要介绍一轮,介绍到我的时候,老朋友说这是位写手,新朋友客气地说幸会,接着又问写过什么文稿?我说了一下我的公众号里的一些文稿,他说没听说过,气氛就尴尬了,我当时很想一跺脚说,没听说过就去死,哼!但我又不是这种妖艳货色,只得使用自嘲的方式把话题结束,然后陪着吃饭喝酒翠小西,但剩下来的时间总觉得不舒服,觉得自己视乎矮了一截。
这样的状况近几年频繁地出现,所以我经常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会故意隐瞒自己的职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份曾经让我自豪的职业,怎么就慢慢变得不想提及了。

去年有段时间俄国妖僧,我想在花园附近租一间小房子,想着每天写写文稿逛逛花园就挺好的,人生也没有什么大追求。接着写字,攒了一点闲钱,就整日喝喝鸡尾酒旅旅游捡到一条龙,还偶尔和楼下的老头老太太们打起了麻将。
打麻将本来只是偶尔才去,但打了几次后老头老太太们迷恋上了我,留了我的电话号码许如云,每天吃过午饭就给我打电话,热情的我都无法抗拒。我开始还暗喜他们是喜欢我的人格,为自己真招人喜欢而得意,后来才从侧面听说,他们爱找我玩麻将是因为我每次都输钱,输了还乐呵呵的不发脾气不摔牌吉克杰拉。
后来在一个失眠的深夜,我把床差点儿辗转弄翻之后,终于决定不瞎折腾了。该去做点事了。之后接触到另一种写作职业——编剧。我本以为编剧和写文稿是差不多的一种技能,都是编故事嘛,只是换一种格式,但渐渐发现两者的本质的区别,写文稿是取悦自己,但写剧本却是在服务他人,更确切地说是服务导演,制片人或投资方,哪怕他们丢给你一坨屎,无论你多讨厌这坨屎玄布,也要努力把它捏成花。
上面这段话说得或许有些偏激,艺术领域的审美其实是没有高低之分的快乐集邮论坛,只是个人喜好有差别罢了。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火星一号官网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所以只要制片人提供的故事没太大问题,我都不会轻易否定的,除非过于挑战我的认知体现。
做了半个月编剧残酷饭店,让我对文字工作最怀疑也是最厌倦的半个月,虽然也渐渐做出一点儿感觉来马湘宜,也磨炼出了些讲故事的能力,但心头却仍旧有种隐隐的不甘,甚而愈加怀疑生活的意义。

我理想中的写作状态是阳光明媚窗外有风,月朗星稀刚好有酒,放下心头闲事,慢慢去写一个在心中酿了很久的故事,也像是重逢一个久违的人。而不是整天忙忙碌碌地开会,工作。听别人谈他们心中的故事,去琢磨对方的喜好,然后在匆忙中写下不确定最后会呈现出什么效果的文字。所以我在时间的夹缝中李献良,又捡起了久违的小说创作,这次我很少再觉得痛苦,相比写剧本,每次写文稿的时候都像是在度假。
我总是在想,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仍然不能把写作这件事放下天龙大哥大,那我对它应该是真的热爱吧?如果是真的热爱,就不该再对它抱着过多的期许;可我又真的很想写点东西,很多人都知道的那种。
如果我真的能写出点东西来上山诗纳,那朋友们介绍我的时候便不会在尴尬,那些爱我、关心我的人也不会再为我的生存而担忧,我也可以不再为迎合他人去写违心的文字,人间万事都可以变得简单点儿。
我最近时常悲观,对身边的事物都有些倦怠,我自知人世艰难,不需他人告知,自己也能慢慢体会;可也总免不了生出一切终成空的悲凉,不敢细想,一细琢磨,就觉得人生更加没有意义。但我又自觉离死亡很远,长路漫漫,还要好好活,不能妥协吴以悠,不能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鬼师典韦。
小编寄语

我很想继续写更多的故事,因为这是我能想到的和这个世界对抗下去的唯一积极的方式。这也会让我觉得,人生好像还有点儿意思。

有 你 陪 伴 所 有 的 事 情 都 变 得 简 单
Everything will be easy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