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火法帝有老家的人,是幸福的-大美西部深度旅行

admin 全部文章 2017-07-09 26
有老家的人,是幸福的-大美西部深度旅行
专注中国西部旅行,一个有深度有温度的旅行平台

有人说,乡愁就是一张薄薄的车票刘从文。纵使一票难求,舟车劳顿,没有什么挡得住回家的路。正是在进站口、出站口的穿梭间,我们与身边的世界一起渐渐改变。因为离乡,我们长大。因为回乡,我们更好地懂得故乡。

即使买到了“票”,又何尝能摆脱乡愁呢?
余光中说:“小时候张静懿,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那只能是诗人“小时候”和年轻时的一种感受,乡愁原本绝不仅仅是因为“乡书何处达”的慨叹和买不到一张回家过年的船票、车票而生出的愁苦!即使买到了“票”,又何尝能摆脱乡愁了呢?
因为故乡已成故乡,我们便注定无法摆脱乡愁;又因为乡愁,我们一次次回乡——正是在如此回乡、离乡的过程中,我们渐渐长大,与身边的世界一起渐渐改变。
没有离乡就不能更好地懂得故乡
没有离乡就不能更好地懂得故乡。我做教师时,常有学生问我火法帝管维嘉,写下中华第一思乡曲《静夜思》的李白血战太行山,既然那么想念自己的家乡,为什么宁可在外漫游也不回乡钟蒙修?是的,历史上的李白,似乎多数时候一年到头也没多少要紧的事法力陷阱,他为什么就不回乡去而总在发出“乡关何处”的人生浩叹呢?
这样的问题回答原本也十分简单:回乡了的李白,没有了“乡关何处”的人生浩叹的李白,他还是李白吗?所以我们的人生需要离乡。
但我们的人生同样也需要回乡。当然,我们的回乡不能如当年的项羽,只是为了回去炫耀一番自己在外取得的成绩。想当年,项羽初占咸阳,人劝他以此定都,魏吉英以求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可是他竟急于东归故乡,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 ”
结果众所周知,功亏一篑,身死国灭,白白便宜了刘邦将一曲“大风歌”唱到了最后——当上了皇帝的刘邦原本也没忘记“衣锦还乡”,这一点他与项羽一样。但他比项羽高明的一点是,在高唱“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的最后,终不忘告诫自己“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我抵达故乡,我即胜利”
乡愁的本质,应该是人、甚至人类在回望自己成长历程时,自我安抚的慰藉与必要审视的痛苦两相交织出的复杂情感。我们当然不能如项羽一般被这种情感所绑架,拴住了人生的脚步宝玉奋斗记,更不能因为乡村是城市的童年郑爱强,而让国家和社会永远停留在童年。我们需要长大。
然而这一切,又不能以割断我们的乡愁为前提,因为“乡愁”这个汉语中的偏正词十分特殊:虽中心词是“愁”,但这原本只是起修饰的“乡”,却又是“愁”的前提——“乡”一旦没有了,“愁”又何来艾婉冲?
俄罗斯诗人叶赛宁说:“我抵达故乡,我即胜利。”我想,应该没有人不期待这样的胜利吧?
来源:《抵达故乡即胜利》(节选)
作者:诸荣会

往期精彩推荐
有生之年,一定要走趟甘南川西线
甘肃多古镇,何必下江南
在新疆,有一种旅行龙大谷,叫公路旅行
甘肃十大水景,演绎山魂水韵之美
探访黄河源头,领略雪域湖泊风光
—END—

甘肃大美西部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是兰州读友传媒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陈民亮,是一家最具专业水准,服务理念领先,标准化极强的旅游服务机构黄崇旭。我们汇集大量具有西部旅行精神的行业精英,以专业化的团队为那些向往自由旅行的人们提供高性价比,高质量的西部自驾游。我们专注于深度开发特色主题旅游项目,推广私人订制个性化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