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火炬之光补丁江湖往事之砍排骨刀-宁宁找乐

admin 全部文章 2019-07-18 69
江湖往事之砍排骨刀-宁宁找乐

马三纵横江湖数十年,大小凶险遇到过无数,没想在五十岁那年没逃过这一劫,挨个几十刀,缝了二千多针庆春归,差点丢掉了命.
马三十几岁开始混社会,也确实混出了一些名头,是个社会大哥级的人物,已经做起了正规生意,开了个汽配商店和修理厂,生意不错。
马三也变的体面风光.常和政府的官员们来往.有他在黑白两道的关系.没人敢轻易碰他.,他做的那个汽车配件品牌代理几乎没有竞争,他理所应当的混入了有权有势高收入,受人尊敬的灰领阶层。
我这要插播一句关于灰领阶层。
黑道是活跃在社会上的流氓团伙,从七十年代开始冒了出来,八九十年代开始活跃,并介入了一些经济相关领域,有了相应的经济基础的同时,和白道产生了密切的关系,在相互共同利益的促进下,形成了外表松散内部紧密的团体张权发。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经济利益、以暴力手段进行违法活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包庇称霸一方。
这就是黑社会.
只有黑道加白道才能称之为黑社会,黑色加白色是灰色,现在社会上有蓝领、白领、金领,我们称黑社会为“灰领阶层”.相信他们对这个中性的称呼会感到满意的。
马三平时看着德高望重,但喝了酒就把骨子里的痞性暴露出来,他象许多江湖大哥一样,几乎一生以酒为伴,他常从高档酒楼夜总会喝过酒后,找个地摊赤膊上阵一醉方休.
那天他请税务局的朋友吃饭,酒足饭饱后去了夜总会,这似乎习以为常的一种套餐.那天夜总会生意好,小姐有点紧缺。
马三上也不是个很挑剔的主,把别人挑剩下的一个丑了巴机的小姐留在了身边,人丑不要紧但心灵要美,可这丑女两样都不占,人丑心灵也不美,平时捞不着上台,今天人多她趁火打劫,同时坐了两个台,而且一个是江湖大哥,一个是在社会上刚混的势头正旺的痞子。
如果其中一方是普通人也没事,关键都是道上人,不出事那才奇怪.
那伙痞子头叫董彪靠着心狠手辣这两年刚混出点份儿凡仙引,虽然还没有经济实力,但每天挟迫那些小老板供他吃喝玩乐没问题,他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老板小姐没有不敬着他的,那天他们四个去的晚,当知道店里没了小姐,也就想喝喝酒唱唱歌了事,没想正好在楼道里碰见丑小姐问她上台了吗?
丑小姐说:没有。实际上她想混两份台费.
董彪就让她帮着点歌倒酒,对她肯定没有想法,因为混黑道的缺钱也不会缺女人。
丑女看一方是个强壮的小老头;一方是些让人敬畏的痞子。
小姐去马三那坐上一二分钟就往董彪那个包间跑。
马三这个老江湖这点事能看不出来吗?
马三心平气和的和小姐说:“你如果还有台坐就别过来了”
小姐是个极无知不上道的女人,伸手就要钱:“那你先把台费付了”
马三有点不耐烦了:“你老老实实坐着,帮着点歌倒酒台费少不了你的”
象马三这种有身份的灰领,小费是从来不会差小姐的。
那小姐站起来嘴里说着:“得瑟泥马勒戈逼呀”。
马三还没说话,身边的小兄弟上去就一个大嘴巴。
小姐嘴边流着血夺门而逃,小姐哭着跑到董彪的包房,说那边有几个客人喝多酒欺负她。
董彪和江湖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是个极要脸面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皂白就去说事,三个人推门就走了进去:“谁他妈的把我们小姐打了”
没想到站起来的两位是老大级的人物,而且都认识。
马三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痞子,虽然他也是从那时过来的人,可现在身份不同了:“董彪血脉录,你小子想给她出头吗?”
董彪首先惧于两位的名声,其次他看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先软了:“是两位大哥,我来敬两位大哥”
说着就走过去拿桌上那瓶马爹利。
马三在夜总会就喝这种酒,而且讨厌别人动他的酒。
他喝酒从不让别人,自己喝不了放在吧台下次来接着喝,当董彪要拿酒时,,马三按住他的手:“酒就别喝了,你们回去玩吧”
董彪愣了一下:“那我就不打扰了”
悻悻地走了出去.江湖上往往为屁大点的事,掀起腥风血浪鬼也笑,这事本来没什么,为个小姐的误会不会结下死仇,但没了面子人们会起杀机。
这杯酒没喝,甭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马三的大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再说董彪蹩了一肚子火回到包房,手下的两位有意无意的拱起了火:“这老家伙是只什么鸟这么牛B”
“不干了他哪里有咱们的出头之日,他混了几十年成的名,咱们今晚就击沉他,”
“要干就往死里干他,决不能让他反扑”
商量好后三个人结了账开车回家拿家伙,他们使的家伙是卖肉用的砍排骨刀,这种刀两尺来长,刀背很厚,沉甸甸的,用来砍人非常凶险,他们仨回到夜总会门口在车里耐心的等待着.这几个人虽然出道不久,但已经打过许多场恶仗,砍人砍的手顺了,在酒精和强烈的成名立万愿望的驱使下,已经成为冷血刀手,使刀时从不在乎对方死活,但又精确的从不让对方轻易的死去。
马三在夜总会里喝的昏天黑地,跟本没想到因为这点小事会惹下血光之灾。
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税务所的几位还要上班,所以站起来告辞了,马三大方的付了小费结了账把税务局的人送了出来赵小满。
董彪的人要从车里下来开干,被董彪拦住了,他认为现在的机会不适合,他不想失手伤及无关的人,特别是政府部门的人,他看见了其中有税务局的人。社会上冲动型的打手并不可怕谭善爱,他们也就是逞一时之勇。
可怕的是冷静的象猎人一样的刀手.他们会把握时机,一击必中。
送走了税务局的朋友,马三非常满意,今年的税务问题基本摆平了。
他让小六开车,还想找个地摊喝点啤酒。
可这个点差不多都收摊了,小六说家里冰箱里有几瓶三九啤酒。
马三就喜欢喝这种啤酒,欣然同意开车前往昆仑镜之忆。
如果马三不去喝这啤酒.直接开车回家,也就逃过了这一劫.可他虽然白酒、啤酒、洋酒喝了一肚子,还觉的没尽兴,感到就差这几瓶啤酒才能飘起来,就这几瓶啤酒半仙文明,让他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差一点回不来.董彪他们开车跟着马三他们,远远看见马三他俩下车。
董彪认出了是小六家婚礼失落姐,他曾去过突发奇想造句,那是座五十年代苏联援建的老式灰楼,秃六家是两个互不相连的相隔七八米房间。
仨人上楼时董彪说屋里要有女人孩子那就算了,在最后一刻董彪也觉得有点不值,希望有个理由把这事避开。
他们踢开门后见到的是目瞪口呆的两个人。
董彪上去冲着马三脑袋就一刀,被小六拦阻了一下泄了些劲,砍过后马三的长发在飘落,随后被喷出来的血粘在了脸上,第二刀砍的脸上鼻子连着点皮差点掉了火炬之光补丁。
后面进来的人用军匕把秃六顶在了墙角:“六哥别动,没你事”
董彪第三刀马三用胳膊挡了下,胳膊被砍断了褡拉下来。
马三嘴里喊着:“有种弄死我”
就地一团把脑袋扎进了裤裆里,最后进来的那个一刀砍在马三光着的膀子上,马三背上裂开一着巨大的口子。
这两个家慢条斯理的你一刀我一刀,往马三后背上屁股上招呼,每砍一刀后背就张开一张大嘴,血溅的那都是。
马三没了动静,董彪看差不多了就停了手,累的喘着粗气.回过头来跟小六说:“看在你的面上给他留了半条命”
董彪他们走后小六扑过去抱住了倒在血泊里的马三。
小六媳妇从那间屋里听到动静走了过去,蒋申看到这个情景即使见多识广也被吓坏了,赶忙下楼招呼人住往医院弄,正好撞见刚从外面回来的洪明,于是几个人忙把马三送到了离宿舍不过三百米的省第四医院急诊,到医院马三几乎没了血压,医生赶紧输了几袋血,马三才有了生命的体征,只因身上多处被砍的骨折又转省三院,总算拾回了一条命。
一个混迹江湖大半生怖客在线阅读,大风大浪都挺过来的汉子,却在小河里翻了船.所谓江湖是充满血腥的,在歌舞升平的背后隐藏着凶险。
这凶险有时是可以回避的,但往往实际当中没几个能做到这点。
当人们都能做到退一步海阔天空时,这社会就平安了,但是江湖也许就不存在了。